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青岛市医保定点单位青岛市妇幼保健先进集体 山东省质量检测评估优秀单位
门诊时间:8:00-20:00
来院路线在线咨询

山东省十大服务品牌

童晓文:因为热爱

    “每次去饭店,我就喊,来一盘地沟油炒青菜,饭店说没有,我说那我不吃。”临近中午,童晓文讲了自己吃饭的轶事。在座者无不笑倒。有些人成为业界的顶高手,头戴诸多光环,但性格依然率真可爱。童晓文是一位被誉为“大师”的医学专家。他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曾在美国研修5年,在德国研修 8 年,是德国 ULM 大学医学博士,德国弗莱堡大学(University of  Freiburg)妇产科医院席手术医生,德国妇科微创手术做得好的专家之一。他手持德、美、中三国医生执照,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拥有多国行医执照、具备国外临床行医经验的归国医学专家。

    如今,他是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卫生部 4 腔镜(上海)培训中心主任,以他姓氏命名的“童氏悬吊术”,只需 15 分钟,就可以解决尿失禁病人的痛苦。迄今为止,他已成功完成数千例相关手术。童晓文说,把手术做到好,是他人生的大乐趣。青岛坤如玛丽妇产医院因为他的加盟而变得技术足够强大。作为玛丽医院的技术总监、名誉院长和席专家,他经常往返于上海和青岛之间。每次来青岛,手术档期都排满。一位医生说,有一次童教授在青岛做完手术已经晚上 10 点,晚饭时遥控指挥上海一台手术未果,于是决定马上飞回上海,就在去机场的路上,童晓文就疲惫地睡着了。但在手术室,童晓文却是精神饱满而幽默的。同事看到,不管做过多少台手术,童晓文每次走进手术室时都踏着轻快的舞步,带着职业的兴奋。每个人都可以感染他的信心和热情。做到这一切,童晓文认为很平常,原因只有一个:因为热爱。他不会在意病人是否语言啰唆,不会在意经常飞来飞去,不在意有多辛苦。因为他完全热爱这个行业,乐在其中。同时,他也是谦恭的,回答我们问题时会坦然说“不知道”。

    我们的采访团队一致认为,童晓文是一个修养到了一定高度、拥有大智慧的人。大智慧的人是什么样的?有文曰: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必定是低调的、淡定的,其智慧好似悬于精神深处的皎洁明月,高洁明澈地照耀着他们通透的心性。他们行走于尘世间,目光是慈祥的,脸色是和蔼的,腰身是谦恭的,心底是平和的,灵魂是宁静的。此所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对于童晓文来说,这段话是非常适合他的。

 

童晓文:因为热爱
 

    滥用剖宫产破坏了自然淘汰

    顺产还是剖宫产?对于很多产妇来说,这是一个问题。生活中,仅仅为了保持体形,或者因为害怕疼痛,很多产妇生产时要求剖宫产。而对于医院来说,剖宫产可以规避顺产的一些风险,获得更多利益,所以剖宫产经常被滥用。童晓文认为,滥用剖宫产对于孩子和产妇来说,都没有太多好处。从人类发展历程来看,一个孩子从孕育到分娩出来,涉及到两种个体的自然淘汰:如果小孩体质很弱或者患有疾病,或者产妇骨盆很小,产道狭窄,都会导致难产甚至死亡,从而被逐渐淘汰,人类的物种因此得到优化。

    随着医学的进步,剖宫产术为产妇带来了福音,很多难产产妇的生命得以挽救。但剖宫产在中国被滥用,国内各大医院剖宫产率普遍在 40%~70% 不等,很多不必要剖宫产的产妇,也实施了剖宫产。这不仅造成巨大的卫生资源的浪费,徒增产妇的痛苦,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过高的剖宫产率人为地破坏了大自然的淘汰过程,人类必须面对更多弱智、不健康的孩子的降临,女性群体中也将出现更多的不良基因。更重要的,人类的某些生育本能或许将因此退化。

    童晓文在德国时,曾做过 13 个月的产房主诊医师。德国实行全民医疗保险,无论为多少病人看病,医生的工资都是恒定的,医生和病人之间没有经济利益的关系。因此,医生普遍追求技术的高水准和精神层面的认可。如果德国医生实施了剖宫产,而剖出来的孩子各方面都是正常的,这个医生就会感觉很自责,无法面对。

    “在一个社会里,安静才能产生智慧,所谓‘静生慧’。如果大家都很浮躁,都来不及思考,情况就会截然不同。”童晓文认为,当前中国处于改革的转型期,人们普遍心态浮躁,过高的剖宫产率不是单方面原因,而是社会各层面共同造成的。比如利益驱动和制度的不合理。“如果充分考虑患者利益,让医生承担所有的风险,让他守一晚上,很用心地把孩子接生下来,结果这个医生却赚得少。而开一刀就可以赚更多,而且只需要半个小时。你认为医生会怎么做?”童晓文说,在一个追求利益占主导的社会里,只有通过规则来合理调配各方利益和风险,才能改变现状。

    另外,医疗是个特殊行业。原卫生部部长陈竺指出:“医患关系的实质是利益共同体。因为‘医’和‘患’有着战胜病魔、早日康复的共同目标,而战胜病魔既要靠医生精湛的医术,又要靠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心和积配合。”但在当下中国,一方面,因为剖宫产可以降低医生的风险,还能使医院盈利,医生有足够的动力选择剖宫产。另一方面,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孕妇方不愿意与医生共同承担责任和风险,她认为只要交了钱,医生就必须承担所有责任和风险,从而造成医患关系紧张,医生为了减少风险和麻烦,动辄使用剖宫产术.

    倡导好医生和好病人,才能改善医患关系

    在所有科室里,妇产科是风险大的科室,产生的医患纠纷也多。童晓文认为,要改变当下的医患关系,需要好医生和好病人的共同努力。好的医生什么样子?一位美国医生对医学有个论断是:“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童晓文相信,医生每天和病人打交道、沟通,有一种爱的灵魂在里面。一个好的医生,不但要技术精湛,而且对人文修养的要求比普通人要高得多。他需要对当地文化有很深的了解,懂得病人的忌讳。童晓文本身就是一个好医生的典范。他不仅是的妇产科微创专家,技术精湛,更重要的,他身上充满宝贵的人文精神。但凡他医治过的患者,无不对他的和蔼可亲、耐心细致印象深刻。每次查房他都要与病人握握手,病人感激他,他却说“谢谢您给了我一个机会。”他话语幽默,喜欢用夸张的手势表达情感,患者和他在一起很放松,也很愉快。有同事感叹说:“上帝给我们送来了童教授,实在是患者之福。”

    但童晓文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谈恋爱的时候,你可能会等心上人一晚上,而不觉得辛苦。同理,如果你非常热爱这个行业,有乐趣在里面,你很想做好它,自然会有你的行业道德准则。你不会在意这个病人是不是很啰唆或者其他怎样,因为热爱,你只想把他的病治好,就是这么简单。”而好的病人,是与不好的病人相对而言的。因为处于社会转型期,人们的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都很大,加上社会不公平现象突出,很多人容易变得容易猜忌、易怒、不满。因此,他们在人文方面表现出一些内在病症,如狭隘的人格、精神分裂症,对社会不满愤怒、贫穷等。

    这些人生病面对医生时,先表现出来的就是不信任、不满和愤怒,这些人就不是好的病人。而一个好的病人,有着正确的知识和良好的素质,他清楚自己想得到什么,愿意付出什么,可以与医生之间达到一个相对满意的和谐状态。遗憾的是,现实中,这种好病人并不多见。

    “很多医疗风险,是需要医生和病人共同来承担的。如果病人是个好的病人,十分通情达理,条件也具备,医生告诉他应该如何选择,会有怎样的风险,他有知识,能接受,就能减少痛苦,得到合理诊治。如果病人不想承担任何风险,只要求医生一切都好,不能出任何问题,医生根本没有退路。”童晓文说。

    在童晓文看来,无论医生还是病人,都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来约束。比如在国外,律师协会、医师协会等都是自律组织,拥有独立调查小组,清理队伍的能力很强,一旦医生或律师出了问题,鉴定之后,就可以直接吊销其执照。而国内,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阅读:童晓文:因为热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