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青岛市医保定点单位青岛市妇幼保健先进集体 山东省质量检测评估优秀单位
门诊时间:8:00-20:00
来院路线在线咨询

山东省十大服务品牌

郑新永:10 年梦想

    年近六旬的郑新永或许是玛丽妇产医院忙碌的人之一。作为一个 6 岁、一个 3 岁这么两家弱小民营妇产医院的院长,他必须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从医院的发展到员工间的矛盾调解,很多琐事都离不开他。但丰富的从业经历和人生阅历,赋予了他的管理才能,使得他可以从容面对各种难题。

    郑新永是2009年6月15日正式在玛丽医院上任的。在此之前,他拥有近40年工作经历:从一个普通员工开始,做到福建省三明市防疫站站长,然后成为当地卫生监督所所长,后来调到三明市医院,在这家当地规模大的三甲医院,他做了10多年院长,直至 2009 年,他来到青岛。

 


 

    郑新永的福建口音较重,但声音洪亮有力,给人行事果断、雷厉风行的感觉,在外人看来,他是个亲切但不乏严厉的管理者。他的到来,给两家民营医院带来了管理上的规范和效益的提升。短短数年,他管理的两家妇产医院发展快速,尤其妇婴医院,有了较大的改变。据说,曾有一段时间,妇婴医院的很多住院病人都是吵着架出院的。而自从郑新永实行了满意度管理之后,病房的满意率达到 99.9%,几乎每个病人都满意而去。不仅如此,在玛丽集团每年两次的综合考评中,在全国十几家医院里,青岛的两家妇产医院都是样板。郑新永坦承:他对玛丽医院的管理,比对福建省三明市医院更加规范、严格。

    郑新永的坦诚令人印象深刻。他毫不避讳自己是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詹玉鹏的好友,也不介意谈起民营医院的历史原罪。他说,终打动他加入这家民营医院的,是老朋友顺应时代发展、将玛丽医院做成百年基业的决心。笔者曾经看过一则博文,说青岛知名的某几所民营医院请作者去商谈相关合作事宜,但医院缺乏服务精神,医院领导满脑子都是如何赚钱牟利,由此作者呼吁老百姓看病不要去民营医院。

    但与博文相反,与玛丽医院管理层面对面,笔者从始至终听到的都是做大事业,不谋小利。笔者很赞赏郑新永说的一句话:“医院的宗旨是治病救人,不是赚钱。赚的钱,是在治病救人基础上产生的效益。但宗旨不能改变。”当下中国,公立医院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民营医院发展空间巨大。但现实让郑新永认识到,虽然玛丽医院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服务上都可以与公立医院相媲美,但更长的路,是赢得更多人的了解和认可,改变人们对民营医院的负面印象。

    “当有一天社会普遍认可玛丽医院了,我们才能算成功。”郑新永说。他给自己定了10年的奋斗目标:将两家妇产医院做成青岛人认可的、好的妇产医院。“从公立医院到民营医院,我的管理理念没有变”从三甲医院到民营医院的转换,郑新永体会完全不同。在公立医院时,保卫科、文明办等各个职能部门都很齐全,仅一幢行政办公楼就顶得上一家民营医院的规模,作为院长,他只需负责医院的宏观管理。而现在,大到医院的发展,小到员工之间的矛盾,他事无巨细都要管,都要规范。甚至有的员工吵架也要给他打一两个小时的电话。

    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所处的社会大环境也不同。人的生老病死,大到领导,小到平民,都离不开医院。在福建省三明市医院时,他是当地规模大的三甲公立医院院长,有着很好的社会地位,受人尊敬,做事很顺利。即使面对医疗纠纷,当地政府主管部门也会出面协调。而现在,民营医院还普遍处于创业期,缺乏信誉,影响力小,抗风险能力弱,万事都需求人。郑新永说,尽管外界环境变了,但他这个院长的管理理念从来没有改变过,如果说有一点变化的话,也是变得比以前更加规范和严格。

    在笔者看来,郑新永用自身价值来力图说明一个道理:如果病人信任公立医院,那么,像玛丽这样的民营医院也是值得信任的。在公立医院的时候,郑新永就致力于减少和杜绝以药养医的现象。他的方法是:在医院所用的成百上千种药品中,每个月用量多的前十位,下个月停掉不用。原因很简单,“治一种病可用的药有十几种,如果某种药用量特别多,一般就有问题。”但这种方式也有局限,因为停掉这种药之后,那种替代药又很快冲上去。只能再停掉,如此往复。所以,在公立医院,药品收入一直居高不下,一般占总收入的 30%~40%。来到玛丽医院之后,郑新永发现玛丽医院的药品收入仅占总收入的 20% 多,大大低于公立医院的数字。民营医院机制的竞争力由此可见一斑。郑新永并不满足,他通过加强管理,进一步将医院的药品收入占比降低到不足 17%。“在青岛,鲜有一家医院可以降到这么低的水平。”郑新永相信,从全国来看,这也是一个比较低的数字。药品价格降下来,病人的治疗费用也随之下降。2011 年 7 月份,青岛市卫生局公布的全市二以上医院的费用信息显示,玛丽医院的门诊费用是每人次 300 多元,每出院人次是 7000 元左右,低于同类医院的治疗费用。

    玛丽医院是青岛早引入尿失禁手术的一家医院,因为有童晓文团队的加盟,玛丽医院的尿失禁手术当之无愧是全青岛做得好的。当初项目定价时就有人建议,既然这个手术项目在青岛,可以把价格定得高一些。但郑新永不这样认为,他考虑到,这个手术的目标人群多是老年人,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没有太高的收入来源,如果定价太高,将有很多患者被高昂的手术费拒之门外。为了让更多的青岛市民了解尿失禁手术,也为了更好地服务尿失禁患者,玛丽医院将每台手术定价定为 8000 元,只有微利,大大低于市场价格。

    但即使这样,仍然有人生活困难,拿不出这 8000 元。曾有好几个尿失禁病人到郑新永办公室里请求打折,她们确实非常痛苦,平时不敢出门,出一次门,从早上开始,一滴水都不敢喝。有的人一天要换两三次纸尿裤,家里又没有钱做手术,她们一边说一边流下眼泪。对于这些生活困难的病人,医院破例只收 6000 元,不足部分由玛丽医院向青岛慈善总会“郁金香”基金申请救助。

    “郁金香”基金是青岛市个以关爱“两癌”妇女为主旨的慈善基金。是在青岛市妇女联合会的指导下,由青岛慈善总会和坤如玛丽医院共同倡导并发起,旨在为青岛广大妇女提供“两癌”免费筛查、援助治疗和为特困患者提供免费手术等。在郑新永看来,医院的宗旨是治病救人,不是赚钱。赚的钱,是在治病救人基础上产生的效益,但宗旨不能改变。

    阅读:郑新永:10 年梦想(2)